• <td id="5xtkg"><noframes id="5xtkg"></noframes></td>
    1. <small id="5xtkg"><nobr id="5xtkg"></nobr></small>
          <td id="5xtkg"><center id="5xtkg"></center></td>
          <video id="5xtkg"></video>
        1. <span id="5xtkg"><strike id="5xtkg"><tr id="5xtkg"></tr></strike></span><address id="5xtkg"><center id="5xtkg"></center></address>
          您的位置: 首頁>> 行政機構>> 基層治理體制改革
          央媒聚焦南海基層治理探索,新華社12日刊發報道
          來源:南方日報 時間:2017-07-25

          近日,《瞭望東方周刊》刊發文章《廣東南海:探路基層治理重構》,新華社于512日轉載刊發,聚焦佛山南海近年來基層治理改革探索與取得的成效。

          這幾年,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大瀝鎮江北社區的管理者們經歷了不小的考驗。

          隨著廣州東拓及廣佛同城進程加快,這個原本處于城市遠郊、三鄉交錯之地,迅速發展成為都市中心圈的新社區。隨之而來的,是社區內迅速增加的新面孔——除了以前的村民,這里匯聚了來自世界上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近400人,因而被戲稱為“聯合國社區”。

          如今,江北社區戶籍常住人口7232人,非戶籍常住人口10084人,實際上還有大量的“廣佛候鳥”在社區內居住。復雜的人口結構和巨大的文化差異,給社區工作人員帶來了數不清的難題。

          大量涌入的外來人口打破了原有的基層治理結構,江北社區只是一個縮影。甚至,這也不單是南海的問題——整個珠三角地區乃至于全國經濟發達地區,都面臨著同樣的考題。

          究竟該如何構建與新形勢相適應的基層治理新秩序?

          201471日,作為省委書記胡春華點題、南海區先行先試的一項重要工作,鎮(街道)領導干部駐點普遍直接聯系群眾(下稱“駐點聯系”)制度試點工作在廣東南海悄然啟動。

          老方法適應不了新情況

          “時代地產在泌沖社區的新商住項目建成后,將取代有8000多住戶的中海金沙灣成為江北轄區內最大的樓盤。若全部住滿,社區常住人口少說也得再增加兩萬人。”江北社區黨委書記何漢忠告訴《瞭望東方周刊》。

          對于僅有42名工作人員的社區居委會來說,這個人口增量讓他們壓力巨大。

          “傳統方法已經適應不了新情況了。”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區委書記黃志豪對《瞭望東方周刊》表示。

          而在城鎮化、產業結構升級、“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進程交錯推進的情況下,南海的“新情況”,尤為復雜。

          南海的城鎮化,除了農民進城之外,還因其作為廣佛都市圈新興的核心區吸引了大量外來人口。近幾年來,南海常住人口增長迅速,目前已接近300萬人,而實際管理人口超過400萬人,其中包括約100萬在南海買房居住的廣州人。

          南海產業結構的變化,也在推動本地的社會結構發生新變化。

          “過去南海以實體經濟、民營經濟為主,制造業發達,吸引的人才、企業層次有限。”黃志豪說,“未來南海要建設成國際科技產業中心,對接全球創新資源,將會有更多高端創新人才來到南海。”

          新情況之下,舊的治理方式日益顯現出自身的局限。

          2011年,南海曾啟動農村綜合體制改革,以“政經分離”為突破口,嘗試將經濟職能從基層黨組織里剝離出來,讓自治組織和經濟組織的功能各歸其位、各司其職。“在政經分離后,沒有了經濟職能的基層黨組織,如何體現話語權與核心領導地位?”南海區委組織部副部長徐覓潯對《瞭望東方周刊》說。在她看來,深化改革是遲早的事。

          如今,南海又迎來了一個新變革——2017年全國“兩會”上,“粵港澳大灣區”的一體化戰略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地處“粵港澳大灣區”要地的南海,在未來510年內,其以公路、高速公路為主的交通網絡將升級到軌道交通時代。這不僅會影響南海城市架構的變化,也將加速人口流動的速度,導致人口結構的新變化。

          “只有構建行之有效的基層治理新秩序,才能為南海的轉型升級提供動力支撐。”黃志豪說。

          只是加強聯系還不夠

          “以往政府做了不少工作,群眾并不一定買賬,究其原因,可能是沒有真正滿足群眾的實際需求。”黃志豪說。

          2014年,在南海區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專題民主生活會上,幾乎所有干部都提出了一個共同的問題:干部下基層少,接觸基層不夠,接地氣不夠。

          由此帶來的問題是:無法完整準確地對社情民意分析研判,對到底哪些是基層群眾的真實訴求把握并不精準。

          而如何對民意作出及時回應,則是更重要的問題。在外來人口規模龐大,人口結構變化迅速的南海,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14年,南海先后到上海、山東和鄰區順德等地取經。這些地方也都面臨過基層治理問題,并進行過一些改革探索。在取經的過程中,南海的干部們逐漸摸清了一些關鍵問題,除了加強黨群聯系,還得有足夠的能力迅速解決問題。

          但如何才能迅速解決問題?特別是,誰能迅速解決問題呢?

          20145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在參加南海區黨政領導班子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專題民主生活會時提出,基層治理要堅持以黨組織為核心,在鎮街領導干部聯系群眾這方面開展試點。也就是鎮街班子成員每人牽頭組織一支團隊,掛鉤一兩個村居,每周定期用一個半天到村(社區)辦公,去了解情況,現場解決一部分,“接單”一部分,解釋一部分,把工作真正做實,作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鎮街一級下一步的重點,也作為黨保持與群眾聯系的重要舉措。

          南海“駐點聯系”制度的雛形由此形成。

          靠什么贏得了群眾的信任

          現在,在南海,說起“駐點聯系”或“直聯”,沒人不知道。

          “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在新問題面前,群眾路線依然是我們解決現實問題的法寶。”黃志豪說。

          在試點的前3個月,“駐點聯系”制度推進并不順利。

          一位基層干部曾大吐苦水:“不知道駐點聯系究竟要做些什么,找不到話題跟群眾聊。”

          這一度成為橫亙在干群關系中的最大障礙。

          南海一開始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只是想先“一竿子插到底”,讓駐點干部進村,再根據各鎮(街)實際情況一步一步摸索著來。

          實際上,駐點聯系的目的是密切黨群聯系,增進黨群感情,那么首先要跟群眾溝通感情;但如果不解決群眾的實際問題,感情又無從建立。這似乎又變成一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

          “先幫群眾切實地解決一些熱點難點問題。當然,這要花費特別多的時間和精力,一段時間以后,我們贏得了群眾的信任。”徐覓潯告訴本刊記者。

          修建于1994年的某小區,由于水表老化,嚴重影響了住戶的生活,因涉及不同管理部門,問題反映多年仍未得到解決,許多住戶因此搬走。了解到這一情況后,駐點團隊現場辦公,協調相關各級部門,不但加快了進度,還解決了更換水表的100萬元費用。

          4 100多名黨員的社區

          1500多名黨員志愿者

          面對廣大人民群眾,僅靠干部隊伍,還遠遠不夠。

          因此,除了干部隊伍,南海還把各級黨代表、“三官一師”(法官、檢察官、警官、律師),以及一些黨員志愿者等各種力量都整合起來。

          南海區大瀝鎮瀝雄社區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青年黨員,其中不乏律師、醫生、教師等專業青年,而社區內多以雙職工為主,工作讓他們無暇顧及社區黨建活動。

          一位青年黨員曾向瀝雄社區黨委書記謝彩華提問:“同樣是做一個小時志愿服務,叫醫生掃大街貢獻大還是義診貢獻大?”

          “學雷鋒、掃大街一類的黨建活動已很難打動他們。”在謝彩華看來,“如何建設一個發揮他們特長的平臺變得越發重要。”

          作為全國首個基層黨群建設創新綜合體,瀝雄社區孕育的“七一空間”是一個特殊的嘗試:通過借鑒NGO組織的操作經驗,培育黨員志愿者、義工和社團領袖,為每位黨員找到了專業化舞臺;“七一空間”開放時間定為星期一至星期日的早上9時至晚上9時,為居民參與社區活動提供了時間上的便利。

          利用社群化管理方式,針對黨員志愿者不同的興趣和職業,“七一空間”以興趣和職業為驅動,幫他們找到了發揮最大價值的舞臺:醫務工作者可以利用節假日在社區義診,而不必去掃大街;教職工和退休老黨員輪流利用空余時間參與到“430課堂”,解決雙職工家庭小孩放學后誰接誰帶的大問題;園藝愛好者加入“紅色園丁”服務隊,把種植的愛心蔬菜、瓜果免費送到社區貧困群眾家中。

          在沒有任何激勵機制下,一個僅有100多個黨員的社區,登記在冊的黨員志愿者超過1500名。

          “凡是在瀝雄社區能夠找到舞臺的,無一例外都會變為志愿者再生力量。”謝彩華告訴本刊記者,“大家在乎更多的是滿足感和成就感。”

          南海的“駐點聯系”不是簡單的為聯而聯,而是增進黨群感情,真正能夠實現基層黨組織與群眾的“供需對接”——群眾解決了問題,干部獲得了滿足——直聯成了推動工作的平臺和有力抓手。

          主動出擊、提前介入

          隨著“駐點聯系”制度的逐步推進,制度的建立和運轉不再是問題,如何將有效的資源更好地發揮作用,成為新的問題。這也是2017年南海的工作重點,即資源利用的提質增效。

          “增效工作主要集中在幾個方面:一是要提高黨在農村基層的覆蓋率,二是要提高入戶質量,包括覆蓋到非戶籍人口,以及各類社會組織;三是民意綜合分析研判和推動普遍性問題制度化。”黃志豪說。

          簡單來說,即是提高覆蓋程度,并提高滿足民意的精準度。

          對于第一個問題,江北社區有系統化的探索。其駐點團隊抓住居民全部“棲息”在13個住宅小區的這一特點,與物業管理公司“手拉手”,開展了“黨建+直聯+網格化”綜合治理模式探索:將直聯工作納入網格,在各物業小區掛牌成立黨小組、黨員志愿服務分隊、黨群聯系點,將基層治理網格化、全覆蓋。

          而對于第二個問題,實際上,通過一段時間的試點,駐點干部通過梳理,已經可以對群眾關注的問題產生預判。

          “時間越長,我們積累的數據越多,分析片區的矛盾越準。往往在問題發生之前,我們就可以通過大數據分析研判出某個階段會產生哪些群眾集中關注的問題,我們就提前介入去做工作,解決這些問題。”黃志豪說。

          以獅山鎮工業園區為例,其外來務工子女特別多,每年3月起非戶籍人口子女就要報名上學,一直持續到9月。這個時間段也是該區域信訪量大幅提高的“波峰”。

          為此,2016年,獅山鎮就“非戶籍人口子女入學”開展了主題駐點聯系,并提前組織駐點干部和團隊到教育局進行統一培訓,確保能及時將相關的教育政策及信息如積分入學、該區學校數量、教師資源、政府擴建學校、具體增加名額等入戶告知群眾。

          效果立竿見影,獅山鎮工業園區當年未出現過一起上訪事件。

          20151月—12月,南海全區進京、到省上訪量分別同比下降了43%29%

          “經過綜合信息分析研判,做到主動出擊和提前介入,許多問題得以在基層化解。問題解決不了就上報到區級,區級常委召開班子聯席會議,該是哪個部門解決就派給誰;區級解決不了的問題再上報市級、省級。”在黃志豪看來,政府職能管理下沉、管理前置的機制正發揮出積極的作用。

          色琪琪原琪琪无码在线